【陕西日报】31小时,穿越秦岭生灵廊道
   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动态   编辑:网站管理员     发布日期:2016-04-27 08:33:40     点击次数:

     

    aa85dabe5fc0425d9a79555d72758a6d.jpg

    羚牛在高山草甸中觅食(赵纳勋  摄)

    499ad1ed6c334cb6929cdc0510a5e79d.jpg

    羚牛在高山草甸中觅食(向定乾 摄)

        由于人类交通通道的修建,野生动物的迁徙路线被截断。

        在秦岭北麓的山林中有条这样的廊道,无数生灵穿行而过,演绎着生命存在的壮歌。 

        如果不是这31小时,我很难想到就在秦岭北麓的山林中有条这样的廊道,无数生灵穿行而过,演绎着生命存在的壮歌。 

        2016 年3月29日,我与秦岭国家植物园园长彭鸿一起沿108国道由周至进入秦岭。我们此行将围着位于秦岭国家植物园内的光头山行进,据说秦岭山内包括羚牛、金 丝猴在内的许多动物都会穿越这座秦岭中并不大的山。彭园长说,这座山可能是秦岭北麓动物迁徙的生命廊道。 

        汽车从周至集贤钻入小王涧,这一区域是黑河水源地。此时正是大地复苏,山桃花、山杏花一团团地在山间盛开,远远看去像是一片片的彩云落在山间。 

        随着海拔渐渐变高,山花渐渐消失,只剩下些灰色的草,远处还能看到积雪。车行约40多公里后到玉皇庙再不能开了,这里海拔1509米,住着四五十户人家,都是最传统的土房子。 

        几 天前刚下了雨,山里的空气越发的清新,土房子前不少老人在晒着太阳。老人中间,突然一个健壮的中年人的身影向我们走来。他很快迎上我们,彭园长介绍,他是 我们此行的向导张宝德。张宝德向旁边的老人打招呼“我领他们到山上看看。”那口气,就像我们到自家后院去遛弯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2016年3月29日上午10:00 

        初探山林 

        早春的阳光穿过树林,让行走在林间的我们有一种格外的愉悦。 

        从玉皇庙村徒步一个多小时,我们来到第一个垭口。同行的小杨负责此行的卫星定位,他手里的定位器上显示此时的海拔是2400米。彭园长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山梁,他说;“那个地方应该可以看到全部的地形,你们在这里等等,我上去看看。” 

        已 经气喘吁吁的我,像是得了天大的好消息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。彭院长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远处。张宝德大哥则像在自家的后院一样在周围溜达起来,小杨依然负 责地记录拍片。竟然不多会儿两人都消失在林间,只剩下我一个孤坐原地。山风从头顶吹过,哪里不知传来什么动物的叫声,我头皮紧了下。宝德大哥说,攻击人的 羚牛大多单独行动,不同于一般的羚牛,它们的毛色有些发红。虽然我热烈盼望着此行能看到羚牛,但是希望此时不要与这样的羚牛碰见。 

        50多分钟,彭院长从那个山梁返回,他说在那个山梁上能很清楚地看到秦岭主梁。我们现在所处的区域被户菜路和正在建设的西城高铁包围着。 

        “这很不妙啊。”他紧紧皱着眉头说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2016年3月29日下午2:00 

        被砍伐的大树 

        行 进大约3小时,我们看到一段砂石路面,比较宽。宝德大哥说这是原来楼观台林场的运送木材道路。路两边的树粗的也只有30多公分的直径,多数是碗口粗细的 树。“这些都是后来种上的,原始的林子在这里是看不到了。”彭园长不无遗憾地说。宝德大哥说:“我们小时候,这里有两米多直径的大树。上世纪80年代这里 伐木简直疯了,要知道那时候一方木头能卖1000多块。看着,看着林子就给伐完了。” 

        走不多远,就能看到许多巨大的树桩。他们静静地待在那里,也许在等待下一个春天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2016年3月29日下午5:00 

        生也羚牛,死也羚牛 

        太阳已经偏西。“羚牛!”小杨突然惊喜地叫了起来。果然在不远处的路边躺着一只羚牛。我们快步上前,是一只已经死了的羚牛。应该死了不多久,像是被什么动物咬死的。 

        “肯定是被熊吃了。内脏都吃完了,留在这里,等饿了还会来吃。”宝德大哥很在行地说。我警觉地向四周望去,忽然看到对面山上还有三五只羚牛。“山上还有。”大家都向山上望去。 

        只见那几只羚牛紧紧盯着我们,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。即使从远处看,这些羚牛依然很巨大,它们白色的毛在夕阳下有些闪亮。它们傲慢地抬着头,从我这个角度,它们简直是在用鼻孔看我。也难怪,在它们眼睛里我们只是傻呵呵闯入它们领地的陌生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2016年3月29日下午7:00 

        夜宿望子沟 

        翻过几道山梁,我们终于赶在天黑前到达当晚的“住宿”点。这是山间一个较平坦的谷地,当地人叫望子沟,小杨测量海拔1600米左右。几十只蜂箱摆在那里,远处有一排砖石的房子,像是已经废弃许久。 

        “老 靳,老靳!”宝德大哥远远地就叫,一个50多岁的养蜂人从蜂箱旁边的帐篷中钻了出来。见到我们,他很是热情,“怎么现在才到。还以为你们今天不来了。我去 给你们弄点吃的。”很快,几个山野菜、一大盘炒土豆丝和一大锅包谷糁子稀饭就弄好了。山里这时已经很冷了,一碗热热的稀饭下肚,一切都美好极了。 

        吃完饭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山里面感觉更是格外黑,远处依然有不知什么动物在叫,我们与老靳闲聊。他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。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山外,他说不习惯,出去也没有生存能力。他说:“我这四五十箱蜂足够养活我自己。” 

        聊了一阵,宝德大哥把我们领到旁边的砖房子,房子的门板已经有些松动,进去有几个架子床。这就是我们今晚睡觉的地方了。“这里原来有个铅锌矿,现在矿已经停了,房子是矿上留下的。”宝德大哥一边忙着拾掇一边说。 

        我们把睡袋铺在略有些潮湿的床板上钻了进去。彭园长说,秦岭里面这样的落脚点已经算得上高级酒店了。没有wifi,没有信号,甚至没有灯光,当一切都回到最原始的状态,我突然感到我们实在是这地球上好微小的一个,我们和这秦岭中的生灵一样只是这世界最自然的存在。

        那一夜,我睡得很香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2016年3月30日早上7:00 

        四十里长峡的重大发现 

        尽管玻璃上有很厚一层灰,但是我依然能感到山林间阳光的明媚。今天我们要穿越四十里长峡。因为是清明前后,宝德大哥说他要先去老屋看看。 

        宝德大哥的家就在离我们露营地不远的秦岭村。走了大约不到十分钟,七八个土房子出现在眼前。这些房子多数已经垮塌,只有一两个还完整,但显然已经多年没有人住了。 

        他把我们领到一个坟前,“老母亲的,清明了,过来看看。”他说从2000年开始从这个村子迁出,他还时常能梦见这里。是的,秦岭自有一种强大的力量,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灵魂与它紧紧相联。 

        秦岭村后,林子突然变密集了,呈现原始状态。彭园长说:“多亏了天然林保护工程,要不然这后面的原始林肯定保不住了。”我们向密林深处走去。 

        我们沿着水道走,很快走到一个狭长的山谷。“现在开始就是四十里长峡了。”宝德大哥说。春天里的水很大,河道变的宽了许多,宝德大哥说这叫“桃花水”,因为是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山上的雪消融而下的。 

        路边有明显羚牛走过的痕迹,看那蹄印,泥土都是新鲜的,它们从这走过应该不超过一小时。大家都默不作声,也许每个人都在等待重要的邂逅。 

        道 路迂回曲折,由于水面变宽,我们需要来回在河道上穿行。转过一个阴坡的山口我们向充满阳光的山那边走去,就在温暖的阳光突然打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时候。大 家都停住了脚步。只见阳坡上有二三十只羚牛在悠闲地吃草、游荡。这其中应该有一只头牛,它明显比其他牛健壮,它盯了我们一会儿,觉得安全,冲其他牛叫了几 声,就也自然地走开了。 

        和羚牛的淡然不同,我们看到它们是满满的兴奋,大家热烈讨论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羚牛。宝德大哥说是我们运气 好。小杨调侃说是羚牛在山里没怎么见过美女,所以都跑来了。彭园长的回答则最为严谨:“秦岭北麓由于修建铁路、公路,动物原来的多条迁徙路线都被截断了。 我昨天在那个山梁观察,这个光头山周围被几条公路和西城铁路包围,动物都被围在光头山附近。秦岭北麓的这一片成为它们为数不多的生命廊道。” 

        我仿佛被重重击了一下,我们今天看到这样多的羚牛不是幸运,而是它们的无奈。 

        很快,我们的发现就佐证了彭园长的话。我们一路几乎处于被羚牛包围的状况,走不多久就能看到几群羚牛。牛和我们似乎都熟悉了彼此,大家都安然自如,我们穿越桃花水,它们信步光头山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2016年3月30日下午1:00 

        猴子真的会捞月亮 

        四十里长峡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地方。我们在这里看到古商道留下的石拱桥。根据我先前看的资料,这里原来也是进入蜀地的重要通道,路边甚至有过去留下的石头的房基。 

        行了十多里路,我们到碾道沟。突然一堵石墙立在我们面前。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,这个石墙是整整一面石头从地上兀然长出,平平整整地直冲云霄。当地人生动地给这个地方起名字叫“一堵墙”。 

        当我们在“一堵墙”附近左瞅右看时,吱吱的叫声吸引了我们所有人的目光。远处高高的树梢上,几十只敏捷的身影窜来窜去。我们悄悄上前,想看得更仔细。结果我们每个人都倒吸冷气,我们看到的不是普通的猴子,而是金丝猴! 

        金丝猴看见我们也全然不在乎,依然高兴地在树上嬉笑打闹。这真是一种美丽的生灵,金色的毛发柔顺而干净的披在身后,阳光下竟是闪闪发光。它们的脸微微发蓝,据说发情的时候会变得很蓝,很有些假面舞会的味道。 

        猴 群似乎在这个地方待腻了,互相呼唤着向一堵墙方向飞跃而去。这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,由于山势太陡峭,大猴子过去了,小猴子却怎么也翻不过去。于是几只猴子 在高处的树枝上一个接一个连成一个长串吊下去,捞起低处的小猴。那情形和我们小时候教课树里画的猴子捞月亮的样子是一摸一样的。原来猴子真的会捞月亮! 

        此时,我们这些城市里号称见过大世面的人们都惊得目瞪口呆。生命自然有其生存的智慧,它们的存在以及存在的方式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,而我们就像突然闯进神奇世界的乡下人,只剩下惊叹。 

        我们终于走出四十里长峡谷,虽然足足在里面呆了有将近6个小时,但是这6个小时却快得像一刹那,秦岭生灵在这生命的廊道,演绎着生存的惊人篇章。